诗人臧云远回忆家乡美味:蓬莱小面与蓬莱水饺

发布时间:2012-08-14 23:28:54  点击量:9764

    编者按:臧云远是蓬莱人(1913-1991),笔名曾用过季沅、辛苑。大学毕业,参加中国作家左翼联盟,32年开始发表作品,52年加入中国作协,擅长诗歌,诗集七部,剧作三部,文艺理论作品数部。先后担任济南大学、青岛山东大学教授及省级领导职务。国内国外峥嵘一生,经常回忆起家乡的人和事,下边小文是臧云远先生在世时的一篇回忆家乡蓬莱的片段,今记录下来,供关心臧云远先生及其家乡蓬莱的朋友欣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蓬莱水饺及蓬莱小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 臧云远
    从前有人问我:“你是哪里人?”我有时回答:“蓬莱”,有时回答:“登州”。登州府、蓬莱县在一个城里,有府的文武衙门,也有县的文武衙门。当然府是管县的,不在话下。小时候在府的衙门旧址大院里,看门的老人指着一棵老槐树说,古时候罗成打登州,罗成就是被绑在这棵大槐树上。那时我并不知道罗成是谁,在幼小心灵中,觉得大约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。至于罗成是否吃过蓬莱水饺,老人却没说,因为当时他正捧一碗饺子在吃。
    为什么蓬莱水饺那样味美呢?这与蓬莱自古就是造船手工作坊和跑南船的停泊集中地有关。城里过去有江苏会馆,浙江会馆,福建会馆,两广会馆,可说是人文荟萃。因而蓬莱酒馆,通常也有几十种菜,小碗盛的,小而精,口味很美。蓬莱城北角有个水城,城里一大半是水,就是古代造船的地方。西北角是丹崖山,山上有蓬莱阁,阁上看海市蜃楼是很惬意的。小时候跟大人去“赶海”(退潮时到海里拾海味),也不知看了多少次,反正海上出现亭台楼阁,街市人物,飘飘渺渺,好看极了。当年诗人苏轼,到蓬莱阁上看海市蜃楼,把酒祭海,等了几天都没有看到,只写了一首诗,说明心意和遗憾罢了。现在这首诗还刻在一块大石碑上,立在蓬莱阁旁边。
    蓬莱人过年,腊月三十吃水饺,正月初一起五更,也是先吃水饺。水饺包成月牙形的,一口一个,不大不小。馅子一般是白菜心、猪肉或加鸡肉、龙口粉丝(在山东黄县西,以盛产粉丝而出名),韭黄或韭青,再加些海味,如虾干或烟台大虾米、鲍鱼丁、海参丁之类。还得加点小磨麻油,拌馅要咸淡适中,口味恰好。煮饺子用“蟹眼水”焖煮,水开了,加点凉水,再开了,再加点凉水,两次差不多了,如果饺子皮硬,就加三次凉水也成。煮好了以后,盛在碗里,一个一个沾点香醋或酱油、麻油吃,当然还可以加点辣油。从前过年包饺子,还要包几个馅里放有栗子及红枣的,以示吉利,谁吃了就喜笑颜开,说出来,全家欢喜。这都是老风习了。
    蓬莱水饺味道最鲜美而有特色的,是春秋两季,农历二三月,海上虾群来了。一对对大虾上市,弄那么一大篓子,来家晒虾干,吃顿油烹虾段,也总是要吃一顿鲜虾水饺。把大虾肉切成饺馅,还可以加猪肉、鸡肉,各种配料及煮法照样。可是吃起来不同,真个是鲜美极了,非一般虾干、大海米可比。到了三秋时节,鲅鱼上市,一条几斤重,弄那么一两条,像鲜虾一样处理法,切成饺馅,加点鲜菜与各种配料,煮法照样,吃起来也是别有一番鲜美滋味。离开蓬莱家乡40多年了,三鲜馅到处有,只是这虾饺和鲅鱼饺,却还是在中学时代吃过,而今余味犹鲜呢。这些年在江南,过年过节,虽然也包月牙饺子,尽量配好饺馅,加上大海米等海味,叫年轻人品尝,都说与南方肉饺不同,有八九种鲜味混成,好吃极了。但我吃起来,总没有蓬莱虾饺、鱼饺那样鲜美,也许是心理作用也没准。
    蓬莱,还有最富地方风味的蓬莱小面,除了拉面拉得细而长,这是北方常见面食,到处有售。特点是卤子,碗里面条只占三分之一,卤子满满一碗,全是海味,鲜极了。有清卤,也有浓卤,浓卤就是加上绿豆粉团,打上蛋花,像羹汤。到冬天,大海退潮时,沿海礁石上,常满海蛎子,蓬莱话叫“蜊蛄叉”,用工具打下,弄那么一篓子,回家用炭火烤着吃最鲜美。小面卤子里,通常除了肉丁、海味,再加上海蛎子,就鲜上加鲜。不知为什么,青岛和上海的海蛎子,虽然个大,却没有蓬莱的鲜味。
    解放后,在北京前门外,曾有过一家蓬莱小馆,吃蓬莱小面,做法一样,只是不够鲜,因为缺少鲜的海味。前些年南京也有一家面馆,拉面浇卤,也没有蓬莱小面鲜,不过人家并没有打着蓬莱的牌号,只是一般大路货,面是拉出来的而已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 山东省城市服务技术学院  江北水城 供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