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想起过去的苦

发布时间:2012-06-21 21:51:44  点击量:6991

    苦是相对的,在过去的生存中的点点,有时候会有乐子,但现在想起了,觉得有点苦了,欣赏自己当时是怎么熬过了的!!!
    我的家在冠县,冠县桑阿镇乡,读初中在我们村子里,就是郭庄村,当时有潘家、贾庄三个村一个联中,教我们的老师很敬业,尽管没多少收入。我们当时的同学特别多,跟那时候计划生育政策不严格有关系。老师大部分是老高中毕业生,在那个时代算是高材生了。跟现在比较起来,他们的水平已经达到研究生层次,不过,他们大部分待遇一般,现在坚持下来的老师,都已经退休了。每次回老家,听听久违的乡音非常入耳,很习惯,幽默、热情、憨厚、诚信的人格魅力一直在影响着我,所以每每回家就喝高喝飘喝倒,嘴里嘟嘟哝哝不知道说什么,说话的时候老带胶东味儿,弄得庄相爷们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    上高中的时候是在镇上,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最勇敢吃苦最多的是当时睡通铺吃大锅饭,大通铺上一个有虱子每个都有了,上课的时候稍不留神,就掉在课本上一个肥嘟嘟的大虱子,用指甲盖一压,卡崩一响,很有成就感,这是时候老师不会批评这个同学玩虱子,这是很正常的事,是讲卫生的一种表现。
    高中时候曾经当过体育委员,带队跑操的时候,女同学老是不积极,我们没法说,面对扭扭捏捏的女生我们没办法,上高中的时候基本上没跟女生说过话,一说话就脸红,现在想起来,那时候怎么脸皮那么薄呢?看看现在的孩子……
    最难得的是吃顿窝窝头,那时候基本上都是吃地瓜面的,谁能吃上黄灿灿的窝窝头,那是一种炫耀或者是一种家里宽绰的象征,比现在手拿苹果四艾斯都牛叉。到了快高中毕业的时候,老母亲给我扯了布,做了一身的确良的衣服,真舒服,兴奋好一阵子,当时记得也爱出去,尤其是教室门口人比较多的地方逛游,假装背书,实际上眼角撒么着看看有没有女同学注意我?光听说人家女生唧唧嘎嘎说笑,根本没注意到本人的存在。
    高考是到县城,那算是第一次到比较大的城市了,到了县城真能体会到什么叫目不暇接,吃饭吃什么呢?油条豆腐脑,那是生平第一次吃好东西,不过还是宋老师给买的,家里没给多少钱,那时候怎么能让老师掏钱呢?真不要脸——是现在的想法。那时候没想别的。只是想将来有出息了,一定给老师买盒香烟抽。
高考一般,鬼使神差到了扬州,现在母校更名为烟台大学旅游烹饪学院了,过去只是个专科,学炒菜的,全国四十个学生,是建国以来第一次招专科烹饪生,很不幸就被录取了。当时考虑,我们的老师总要教育我们为实现四个现代化贡献自己的力量,你炒菜怎么能贡献力量?当时考虑不去上学了吧,家里不愿意了,不管什么专业,反正是吃国粮了。啧啧,国粮。不过,那时候上学不花学费什么的,也算值了。
    毕业后带着一身葱花味来到了烟台商校,现在更名为山东省城市服务技师学院了,这是个培养厨师的摇篮,随着社会经济的提高,哦,厨师地位高了,也明白了搞烹饪也跟唱京剧搞绘画一样,是个艺术活儿。现在不知不觉也是高级厨师了,也副教授级的老师了。
    人生如梦,一晃三四十年过去了,希望我的同学老师到烟台做客,给大家吃小海鲜儿,不贵的,管得起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郭庄的在烟台的王氏老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