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一名纯粹的教师

发布时间:2013-08-05 10:05:30  点击量:5093

    二十年前,我流落在农村。不甘心埋没一世.就想写点东西,当然先选被认为高雅而又省稿纸的诗歌。我写
啊写,写出好多“诗”。往哪里投呢?省里最大的报纸,生产队都订的,我便按上面的地址寄去了几首。我想,如果不行,就算了,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块料。
    可是,稿件寄出去大约两个月,我收到了这家报纸副刊编辑的一封亲笔信,说我那些诗有两首被留用了。但是他说,报纸发表作品,需要等很久时间,希望我多写多寄。
    原来我是个搞文学的材料!这封信让我欣喜若狂。我从此几乎每天都写出三两首诗歌,累得头发都快掉光了。我写的诗歌,一部分寄给这位编辑,总要收到他留用一二首的通知,更多的再继续查地址,寄往别的省
份:我认为。一份报纸不可能常常发表一个人的作品,尤其像我这种无名小卒。
    终于,我的诗歌四处开花了,我当然混出一点小名声。可是,我久久盼望的省报留用的稿件却迟迟没出笼。怎么回事呢?那位编辑总说快了快了。我觉得这家报纸发表周期太慢,渐渐地就不再理睬它。
    第二年,那位编辑寄来一个大信封,我还以为是样报呢。拆开一看,全是从前留用的那些诗稿!编辑退稿函日:“一眼便知道你是个写诗的坯子,可惜原先太稚嫩,我又离得太远,没法交流,所以用这种方法鼓励你继续多写,迟早会熬到够水平的那天。你发表在其他地方的大作我屡次拜读,看来我没错。这些诗退你留念,别发了。”我细读,不由出了一身汗,这些诗的确太幼稚了,我于不知不觉间已经进步许多!
    后来,我才知道,那位鼓励我的编辑,比我年纪还小,他的诗也远不及我写得灵秀。可是,我却永远不敢忘记他当初对我的鼓励。无论在什么地方。假如能遇上他,我定会称他“老师”。因为,虽然他不是作家或者名人,可在扶掖新人这方面。他是个纯粹的老师。运动场上,教练从来不亲自出马,他也不可能跟运动员相比。但没有了他,就不会有运动员,这我知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顾老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