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家的食癖

发布时间:2013-08-01 16:28:09  点击量:6819

    19世纪末时兴一种说法,似乎伟大的作品都是在空着肚子的情况下创作出来的。当时认为,天才们所关心的只是精神世界,如果考虑到饮食,那也纯粹是出于高尚的动机。可不知为什么,凡是想空着肚子创作出伟大作品的人,统统都以失败而告终,有人甚至还住进了精神病院。   
    尽管如此,上述的说法也还是有一点儿道理。众所周知,饱汉就爱犯懒,不愿动弹,饿汉却急于行动,恨不得将所有的能量都发挥出来。不过问题就在于天才善于让这些本能自然而然地在创作中得到升华,凡夫俗子却敌不过昙花一现的激情,体力和心理都会彻底垮了下来。比如说,一个普通人要到一个荒无人迹的地方去旅游,他首先考虑得带什么东西?自然会先考虑到得带食品,其次才有心情去欣赏山林田园的风光。可作为一个天才呢?他的所思所想则会恰恰相反,就说凡·高吧,当他在旅途中一心一意考虑创作时,对递过来的烤羊肉串肯定会不屑一顾的。
    现在问题就出来了:为了挖掘自己的天赋,值得去饿肚皮吗?挪威作家汉姆生在他的长篇小说《饥饿》中曾对此做出这样的回答:“我早就发现,只要连续饿上几天,灵感便会枯竭,脑子里变得空空的。”但作家一旦吃了面包和干酪,晚上就会像换了个人似的,“我像是着了魔,一直在写呀,写呀.写下一页又一页,文思如泉涌。”
    亚里士多德也说过,一顿美餐之后,血涌向大脑,“很多人因此成了诗人和预言家”。现在要弄清楚的是,要想创作出不朽的音乐作品和价值连城的画卷,到底得吃些什么食品?
    众所周知,世上也有一些健智提神的食品和饮料,如葡萄干、核桃、茶和咖啡等。可汉姆生笔下的主人公是用面包和干酪来充饥的。如此说来,这莫非就是“天才的秘密食品”?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妻子安娜·格里戈里耶夫娜在日记中也曾不厌其烦地写道:“我们高高兴兴地吃了一点儿干酪,喝茶,吃水果。”第二天还是同样的食谱:“我们高高兴兴地喝茶,吃干酪和橙子。”但是这绝不意味着陀思妥耶夫斯基只吃干酪、水果。在他爱吃的东西中还有一种奇奇怪怪的“温牛奶鸡汤”。一旦他有了钱,心里又高兴,晚上一般都吃“干酪、核桃、橙子、鱼子、松乳菇和法国芥菜”。在心情郁闷的日子里,他一般就来一小碗清汤、几个小牛肉饼、一杯茶和一盅酒。   
    比起陀思妥耶夫斯基来,俄国诗人阿法纳西·费特如果不假装的话,那他,可好伺候多了。“给一碗好汤和一碗养麦饭。”他写道,“再给一小块肉,我就别无所求。”素食者列夫·托尔斯泰自然对他的口味不敢苟同,他在亚斯纳雅_波良那庄园的传统晚餐是通心粉、青菜和水果,午餐为一碗凉甜菜汤或一碗别的什么素汤。庄园里的面包是按托尔斯泰的配方制作的:用2普特面粉上2普特煮熟后削皮的土豆。作家往这种混合面烤成的大圆面包上抹上厚厚的一层蜂蜜,就着燕麦羹吃,然后才坐下来写作他的长篇小说。不过,他最爱吃的还是他的鲜黄瓜。托尔斯泰吃黄瓜的量很大,很可能他已猜到黄瓜含有大量于人体有意的维生素。
    综上所述,会得出什么结论?看来,结论先不要忙下,不妨先听听因病被迫控制饮食的伏尔泰的一句名言:“我不可能吃所有喜欢吃的东西,但我喜欢能吃的所有东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