娘啊,儿女们想你

发布时间:2013-04-01 22:59:05  点击量:5859

    娘,你是我见到的最最勤劳善良的女人了,不是说你生下了我们姊妹七个,是您的确是勤劳的。我在家排行老四,除了上边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外,下边还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,我是幸运的,可您是辛苦的,娘,也许您过去的那些年月有苦说不出,但您永远没多少愁在我们面前显露。
    有两件事我印象很深,一次是爹打你,一次是大年初一你跟爹发火。
    爹打你的那次,我隐隐约约记得是你参与了生产队的合麦场,就是把所有的麦秸放在一起推起来,麦秸垛的大小用小山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。那次是因为天即将要下大雨,鼓动所有社员晚上出工赶活,提前说还要分葱花油饼吃,凡是参加的都有份,按理说,您不应该去的,你是一直在家带孩子做饭的,但看着嗷嗷待哺的孩子,你抗不了葱花油饼的诱惑,你去了,可你没想到,爹是村里的会计,会计家属平常不干活,有好处的时候就去出工干活的您遭人笑话了,爹生气了,爹把你打倒在地,你委屈的很,你也是为了孩子们有葱花油饼吃,那是候爹似乎很有志气,但现在想起来,再有志气也不能让孩子饿着啊,娘,那件事上你没有错误的。
    第二次你跟爹发火,是搬了新家后的一次。那年大年初一,爹知道你爱吃肉,非常喜欢吃肉的,那种厚厚的白肥膘肉稍微带点瘦肉,是那个年代人都喜欢的,炖的非常软烂,入嘴即化的那种火候,孩子们在年饭桌上大口地吃,你却不吃,爹问你怎么不吃,你跟爹顶了一句:吃吃吃,亲戚们来了没东西上席看你咋办。爹说不要管别的,该吃就吃你的就行了,操那么多心干吗?你这次哭了,你本身非常喜欢吃那种很软很烂很香的肉,你没舍得,你还挨骂,你当时委屈了,泪都流出来了,兄弟姊妹们也放下筷子了。
    如果说您有责任心那是很官场很好听的话,孩子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不管呢?我上高中的时候,都是自己带地瓜干和玉米的,那时候没麦子,或者麦子很少只有过年过节的时候才可以吃到。但你总是在周日下午上学之前给我塞上两个馒头,这馒头走到学校可以当点心吃的,你还给我弄上一罐头瓶子辣味面酱,当然里面没有肉,只用猪大油把辣椒末和面酱炒熟就可以了,您知道我好吃辣的下饭,您总是准备一瓶子让我带上。
    八十年代初,已经改革了开放了,条件好一些了,七个孩子都结婚了,按理说您该享享福了吧,你总是不肯,娘你还要养两头猪两只羊,责任田年还得去打理,不累吗?那时候都快六十了吧?棉田是最累人的,您非得要种棉花,哥哥妹妹有时候可以帮你,你不用他们,你另外还得割草喂猪养羊。你在我记忆当中是没有闲着的时候,总是忙这忙那没完没了,手中总是有干不完的活,大夏天,你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一切活计做完了,才弄点温锅水洗洗身上,坐下来扇扇扇子,但不一会儿,你就坐在椅子上睡着了。
    孩子们结婚你都得操持,亲家要求你尽可能满足,也不怕背债,只要孩子们正儿八经的结了婚,分开家过去了,你就少了一份心思了。娘,你还是不消停,对生男生女你还在操心,老大生了两个闺女,他们是在地区上班,你管不了。老二生了五个女儿你也跟着心烦,但嘴里说,挺好挺好,五朵金花多好啊,娘,您嘴里从来没说过什么不好的来,什么都是样样好。老四第一胎是女儿,好不容易有了第二胎看着像个男孩,可你期盼已久的孙子急三火四地早早出来了,农村没有条件,夭折了,你心中很不痛快,嘴上不说,可从你唉声叹气的神情就看出来你是多么希望有个孙子,娘你当时脸色发黄发灰,我让你多休息,您答应的好好的。
    我刚从老家回到千里之外的单位没几天。那几天总感觉心里不踏实,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第四天中午,接到了家里的电报,说您病了得了脑溢血,我当时蒙了什么都没反应过来,我不相信自己的母亲,天天不着闲的亲娘能够病?娘您一辈子基本上没吃过什么药,都能抗过去,现在,孩子们都成家立业了您怎么不会享福了呢?
    急匆匆的赶到乡镇医院里,看着昏迷的您,娘,儿子刚走没几天咋就躺下了呢?抢救了好长时间您终于能睁开眼睛了:三儿,你不是上班去了吗?咋又回来了呢?怕您心疼钱,我说我一直没走,还没开学呢不用上班。你似乎安心了,说到:快回家把驴圈门口旁挂着的青草给羊喂上,还有猪食你让东邻大嫂子帮你兑好,猪圈里再放些干土。娘,这时候你都不知道是病了,你感觉自己是累了休息一会儿的,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病,你一辈子都没有因为病躺下过,哪怕重感冒发烧,也是在坚持着,这次您还还以为是重感冒吗?爹在一旁蹲着抽闷烟,孩子们在一旁偷偷抹眼泪。
    好不错啊,您真的很坚强,竟然能站起来了,医生说是轻微的脑溢血,但是落下了后遗症,得拄拐,慢慢地挪动还可以,只是意识上返老还童了。老天爷看见您这辈子干了太多太多了,让您休息休息了,你就天天在院子里在胡同里坐着,活儿是不用干了,你的智力下降了,但肯定没有了过去的那种烦心事了,你不用再操心家务儿孙之事了,您这样“轻松”休养了七八年的时间又一次脑溢血了。上次是右脑,这次是左脑,去了地区医院托关系找最好的大夫,但依旧没能挽救您,娘,早知道不行就不用在你的左脑打眼儿抽血了,娘您剃光了头,躺在在ct室的床上,只有刚刚抽完淤血的那五六分钟你清醒了一下,以后又一次出血,我当大夫的同学说他们尽力了回家养着吧,拿一些药。
    回到家,把炕烧得热热地,兄弟五人天天轮流值班伺候着,除了打点滴就是用针管子打饭,我每天晚上都在您的枕边呼唤您啊娘,你家老三单位远,尽孝少一些,您得再清醒过来,我多伺候你几年啊。但你表情还是木然,只有呼吸在那里维持,白天里亲戚朋友都过来看你,就是个别你好心骂过的那几个人也过来看你了,人家没说你不好,人家看到你都哭了,都抽噎着盼你醒过来。
    娘你在回家以后的一个月里,你谁也没理睬,你偶尔睁睁眼,看看乌黑的房梁,大部分时间是阖着眼的,你在正月的那天你闭着眼停止了呼吸……
    娘,说你给家庭创造了多少财富我不敢说,但您的勤劳、善良、正义、担当等好素质遗传给了孩子们,现在他们都过得不错,因为他们都是你亲生的,错不了的。
    清明节又要到了,不能回老家到您坟头儿跪下说些什么,这权当是一种缅怀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