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朝鲜箕子东去(七)

发布时间:2018-03-10 07:26:08  点击量:3828

      那长白山乃两国边境也,自有那迎亲队伍在迎接,驾亲者乃是朝鲜国舅也.箕子,召公向前与其叙礼,召公奉上武王礼物,箕子入就朝鲜境内,召公欲派军士护送,箕子阻道:“两国本为和亲,不可兵戊相见。"召公道:“贤候不知,当婿还可,如当国主,其国大臣或有参商,我当在此驻扎,以示警戒,候有君侯佳音,再行撤离。"箕子拜谢。那箕子面向南方,赴地而跪,祭拜三揖三叩,就此分别,穿山而来。但见那长白山山峰耸立雄壮,树木参天,花草晌丽,真是北方第一高山胜景也,有诗为证,诗日:
  
  长白雄东北,嵯峨俯塞州。迥临泛海曙,独峙大荒秋。
  
  白雪横千嶂,冰河蟒蛇流。登封如可作,应待翠华游。
  
  鞭石渡沧海,絮花漫天舞。溢漫牛郎渡,乘槎望斗牛。
  
  天际豁龙门,飞瀑落九洲。天池玉镜澄,万里破幽冥。
  
  值太阳西下,大家旅途劳累,于山中避风处停顿安歇,箕子宿在中间大帐,盖文、盖武、铁苏、铁胆分宿周围小帐,以为护卫。夜过三漏,大家昏昏睡去,只有箕子碾转反侧,不能人睡,想起过去时光,朝代更替,万分感叹。如今抛弃故国,只身去他乡别国,也不知国主是否愿意,朝鲜国能否接纳,一切都不予确定,如何能睡的着?起身穿衣披上红袍,来到帐外,只见月光明亮,大地一片佼白,夜深入静,夜景光鲜。箕子远远的听到似有入音,且有一缕缕乐声传来,令人陶醉,箕子本是音乐大家,精通音律,在此烦闷之时,如何不去。随着乐声,信步走去,爬过一个山坡,又来到一座山上,此乃是山中山也,端的一个好所在。有诗为证:
  
  匝地远天,凝烟带雨。古树参天,绿藤蔓地,密密搓搓初发叶,攀攀扯扯正芬芳。遥望不知何所尽,近观一似绿云茫。蒙蒙茸茸,郁郁苍苍。风声飘索索,日影映煌煌。那中间有松有柏还有竹,多梅多柳更多桑。薜萝缠古树,藤葛绕垂杨。盘团似架,联络如床。有处花开真布锦,无端卉发远生香白鹤丛中深岁月,绿芜台下自春秋。竹摇青佩疑闻语,鸟弄余音似诉愁。满座清虚雅致,全无半点尘埃。水自石边流出,香从花里飘来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山东省城市服务技师学院   宣传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