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朝鲜箕子东去(六)

发布时间:2018-03-01 22:41:01  点击量:3762

        武王看箕子心意甚诚,不觉也潜然泪下,扶起箕子,解下身上所披红袍,赐予箕子道:“此红袍乃元始天尊之宝,受燃灯道人所赐,当日红沙阵,朕陷阵百目无伤,全靠此红袍,如今贤弟远去朝鲜,路途遥远艰难,当善保贵体,以慰朕望。”说罢,展开红袍,送于箕子。只见那红袍红光闪耀,与别样不司,有诗为证:

  冰蚕造练抽丝,巧匠翻腾为线,仙娥织就,神女机成,方方簇幅绣花缝。片片相帮堆锦蔻。玲珑散碎斗妆花,色亮飘光喷宝艳。穿上满身红雾逮,脱来一段彩云飞。三天门外透元光,五岳山前生宝气重重嵌就西番莲,灼灼悬珠星斗象。四角上有夜明珠,攒顶间一颗祖母绿边有如意珠、摩尼珠、辟尘珠、定风珠;又有那红玛瑙、紫珊瑚、夜明珠、舍利子。偷月沁白,与日争红。条条仙气盈空,朵朵祥光捧圣。沿边两道销金锁,叩领连环白玉琮。

  果然是仙家宝贝,不同凡响。武王将红袍系于箕子身上,又对召公道:“你是朕的弟弟,与别人不同,当安全护送箕子就国,安顿好封国,立即回镐京辅佐,不得耽误。”周公请辞行,箕子、召公拜奏道:“陛下当善保天和,则臣等不胜庆幸。俟他日再图晤可也。”箕子、召公跪地拜谢。武王不得己,君臣洒泪而别。

  话说箕子与召公爽出了北郊,一路北行,途中风沙雨雪自不必说,不日来到燕都幽州,少不了一番宴请。召公为送箕子,又是一番整顿,护送之旅,熊罴之师,刀光剑戟,衣甲鲜明,既为送亲队伍,又是虎贲之师,好不威风,—路行来,来到长白山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山东省城市服务技师学院  宣传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