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朝鲜箕子东去(三)

发布时间:2018-02-23 07:54:41  点击量:3815

    只见部中周公出班奏日:“国土之东有一朝鲜国,数次来使求婿,我王可封箕子为朝鲜国主,既成全箕子之意,又可满陛下爱才之心,望我主应允。”武王大喜,即封箕子于朝鲜。原来朝鲜国主为一女子,年已及屏,慕中华男儿,愿以国委之,周公知箕子不仕周之意,故提之。武王令周公、召公筹办应备事项,择日送行。

  话说箕子回到馆舍,有结义四兄弟出来迎接,那四兄弟:乃盖文、盖武、铁苏、铁胆两对昆仲兄弟也。四人侠肝义胆,血气方刚,能文能武,只因纣王无道,奸臣盘剥,四人因不满苛捐杂税,且又拳打了纳税官,逃跑不迭,和箕子一样,被纣王关押起来,一同押往石场为奴。可冷箕子,虽为皇家贵公子,一旦囚为奴,与匹夫何异。四人和箕子关在一起,吃住劳役朝夕相处,自然一切明了,对箕子的的遭遇深表同情,对箕子忧国忧民之心深受感动,箕子受其照顾,自然心存感激,逐结为莫异之交。只因武王破纣,释放囚徒,四人不舍,和箕子一同来到镐京。

  箕子和兄弟四人落座,只见箕子话未开口泪先落,一脸悲凄道:“殷商六百年天下,一旦被纣王断送,岂不可惜,我身为帝室之胄,不能死忠,岂不羞隗。"盖武站起来说道:“公子不必悲伤,想天下之人,不忘成汤之德,一旦时机成熟,我等可东山再起,恢复殷家江山。”

   箕子叹道:“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,有德者居之,纣王残暴,天下共知,我为帝室之胄,与纣王血亲同袍,站立朝堂,不寒而栗,大臣们上殿,哪个不是战战兢兢,朝不保夕。我和武王相处时间虽不长久,始终感觉春风化暖,亲和有加。殷商江山名为周武所夺,实为纣王所送,这是天命,我辈岂可逆天。武王仁德布于四海,天下无不悦服,此次分封,令人感动,非大德天子,不能为此。比干之子葛,兄长微子都封以大邑,伯夷之子也封于申地,就是纣王之子武庚,也有所封,此等恩德,亘古无有,使人膜拜,就我而言,不想就仕于周,武王不为诛之,反而封为朝鲜国主,以成我志,真令人感叹。我苟活于世,不能死难于纣王,如今,更难就死于武王,如何是好?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山东省城市服务技师学院  宣传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