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朝鲜箕子东去(二)

发布时间:2018-02-22 07:54:46  点击量:3925

闯殿进谏,不意妲己言比干有玲珑七窍圣人之心,纣王令武士剖胸挖心,比干死于非命。群臣吓得胆肝俱裂.无入敢谏。

  比干惨死,微子知纣王无救,亡国大祸迫在眉睫,乃道“今、诚得治国,国治身死不恨。为死,终不得治,不如去。”为使祖宗不受侮,到太庙包裹好神主牌位,连夜逃出朝歌城去了。

  比干死、微子走之讯传于箕子,箕子痛苦至极,人劝箕子亦走,箕子道:“君王错,臣当谏,不受自走,必扬君之错而记已名,不忍也。,’知比干既死,微子逃亡,自己祸不远也。苦思一计,诈疯于市,扯乱衣裳,污秽脸面,脏乱不堪。一者避难以进谏之苦二者避纣王之加害。纣王闻知微子出逃,令武士追之,武士知微子贤,纵之。纣王恨恨不已,听箕子之事,亲为望之,见其蓬头垢面,浑身污秽,胡言乱语,混于市井,果疯癫也。令武士将箕子关于囚牢为奴,以视监听。

  “微子去之,箕子为之奴,比干谏而死。孔子曰:“殷有三仁焉’。”后人为比干建“忠烈坊”。楹联上为:刚之,忠之,仁之,勇之;下为:惨也,酷也,.悲也、伤也。可见人之感叹。

  武王克商,箕子释囚,随武王到镐京。一日,武王坐殿,和群臣谈起先朝兴亡之事;见箕子站班,武王赐坐道:“爱卿先朝贵公子,请卿析商亡之因。"箕子跪伏朝堂,恸哭不已:“殷商六百年天下,断送于己辈手中,愧对祖宗,有何脸面论是道非。虽深恨纣王之暴,但难于他人之面责纣之罪。看到箕子如此伤心,武王感动,叹曰:“卿真贤公子也。”

  话说武王分封微子、武庚为诸侯,殷人安定。箕子听说伯夷叔齐亡故之事,叹道:“若殷人皆如伯夷叔齐,国何以亡?今人故是非,天道已变,武王如此对待先朝人士,自此以后,天下义士复辟殷商为不能矣。想我萁子,帝室之胄,愧不能像伯夷叔齐死节,又有何面目立于朝堂之上,受周王之封。”萁子跪伏于地,泪水潺下,不求封诰。武王大德天子,何等智慧,明了萁子之心,既然萁子不仕,焉能勉强,但国不能闲置贤才,萁子如此仁德,若不见用,岂不是君王之失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山东省城市服务技师学院  宣传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