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公旦留相镐京(八)

发布时间:2018-02-20 18:10:02  点击量:3918

    此章内容较杂,书写了有关伯夷叔齐的段落,引申出一个问题,关于武王伐纣,周公旦是坚决支持并身体力行,伯夷叔齐是坚决反对,宁可饿死不食周栗,以示抗议。
    三人皆是古之贤人,但对仁、义、忠的解析格格不入。周公之仁义为予天下之利者为仁,匡天下之正者为义,故伐纣之师为仁义之师,正义之举。而伯夷叔齐认为是以暴易暴,以不仁伐至不仁。伐纣为非正义之举,故力阻之。关于忠,三人皆忠君,但周公之忠在于忠君道,君道不正,可以以下犯上,故周公细说纣王之不道,说明伐纣之理由,“天视自我民视,天听自我民听"。而伯夷叔齐是“子不言父过,臣不彰君恶”,退守臣节,守千年君臣之名分。可见区别之大。
    对伯夷叔齐之看法,自来不同。伯夷、叔齐死后,见于文献记载的,最早赞美伯夷、叔齐的人是孔子。孔子在   《论语》中曾先后多次赞扬伯夷、叔齐。“伯夷、叔齐不念旧恶,怨是用希”;“伯夷、叔齐何人也?日:古之贤人也";“怨乎?求仁而得仁,又何怨?” ;“不降其志,不辱其身,伯夷叔齐与?”。 元顺帝建“清圣庙”,祭祀伯夷、叔齐,见于记载的就有元世祖、明宪宗、清圣祖、清高宗、清仁宗等帝王。可见历来帝王对伯夷叔齐之推崇。
    余意以武王之意为准,但周公之忠与孔子之忠在此已见区别矣,对此之论,余孤陋寡闻,结论未寻见于报端文章,此意见可 为一偏之论,是否史实,就由史学家鉴定了。本书以周公之忠为正道,故周公后来“摄政为王”、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、剪除兄 弟之乱等为正义之举,书此只为做—伏笔罢了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山东省城市服务技师学院 http://www.zgprxf.com/ 宣传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