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公旦留相镐京(七)

发布时间:2018-02-19 17:44:31  点击量:4133

    周公旦、召公爽言道:  “陛下之言是也,臣遵之”。
    武王道:“只是不知伯夷叔齐今何在,想那二位贤士,乃 贵为孤竹国太子,千金之躯,如若能来我朝,朕当以国让之。”令召公爽寻找伯夷叔齐,召公爽领旨而出。
    不须日,召公爽回奏,伯夷叔齐已饿死首阳山数日了,原来,武王伐纣归来,万众空巷来接,伯夷叔齐也在其中,打听纣王下落,人言:“纣王无道,天下共弃之:武王兵进五关,会诸侯于孟津,至甲子日,受辛兵旅若林,罔敢数於我师,前徒反戈,於以败北,至血流标杵,纣王自焚,天下大定。诸侯悦服,尊武王为天子,今日之天下,乃周之天下,非纣王之天下也。”
    伯夷、叔齐仰面涕泣大呼日:“伤哉!伤哉!以暴易暴兮,予意欲何为?”道罢拂袖而回,人劝日:“武王圣主,散鹿台之财,发巨挢之粟,封比干之基,释箕子之囚,行仁义于天下,招贤纳士,现商前太子微子、箕子皆立于朝堂,你二位只是邦侯之子,既是武王赏赞之人,如何不去?”伯夷道:“吾高雅清正之士,耻于同堂为伍也。"入首阳山作采薇之诗,其辞日:登彼西山兮,采其薇矣。以暴易暴兮,不知其非矣。神农、虞、夏忽焉没兮,我安适归矣?于嗟徂兮,命之衰矣!七日不食周粟,遂饿死首阳山也。
    武王听罢,大恸道:“伯夷、叔齐‘不降其志,不辱其身’,真义士也。"令召公爽在首阳山建伯夷叔齐庙,四时祭祀,以示彰显。寻其后人封之以辛,即现今南阳以北申地也。武王倡德治国,诸侯叹服  。後人有诗吊伯夷叔齐之:
    昔阻周兵在咸阳,忠心一点为成汤;三分已去犹啼血,万死无辞立大纲。水土不知新世界,江山还念旧君王;可怜耻食周朝粟,万古常存日月光。
    武王自送别太公后,多为挂念,好在朝中有周公旦在,诸事提调,不事烦劳。一日,坐在朝堂上,见弟周公旦和召公爽又将辞行,不觉神情沮丧,十分不快。
    周公旦见武王闷闷不乐,上前奏日:“现今天下安定,海内清平,人皆欢喜,我王为何不乐?"武王道:“现虽已天下太平,但想自建朝以来,君臣朝夕在一起,忆昔思今,感叹万千,兄弟相聚,其乐融融,何其欢乐,而今,相父远离,建功大臣纷纷辞别,兄弟们也都各自就国,剩下朕在朝中,孤家寡人,岂不烦恼。"
    周公旦笑道:“陛下不必烦恼,诸侯就国自是当然,陛下乃天下共主,如王思念,随时可以宣召,陛下难道忘了‘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。’上天赋天下予陛下,是许不得他人称孤道寡。望陛下早早收起烦恼,多思治国之策,臣等执行之。"
    听完周公旦之言,武王呈现一丝忧笑:“御弟虽言之有理,但我朝封邦建国,为华夏历朝之始,如何治之,岂让寡人一人思虑。想以往国家大事,遵父王之命,师相父之谋,和御弟参赞而成,今何忍分别。”说到动情处,武王不禁垂泪。周公见武王如此,如何忍得分别,思武王言之有理,现虽天下太平,但战乱刚刚结束,百废待兴。周边并不稳定。分封立邦,师无古人,万理千机,需人办理,真需要留在武王身边辅佐,但既已封国,如何不去,也是筹措。
    武王道:“二位贤弟之子业已长成,朕意旦子伯禽就封鲁国,爽子伯巳就封燕国,你二人留于朝廷,辅佐治理国家。旦为丞相,食邑镐京之东周城,主陕以东之诸侯。爽为太保,食邑镐京之东召城,主陕以西之诸侯。留相镐京如何?”二人谦逊。武王道:“不必过谦,父王在日,就常言二位贤弟之德,伐纣以来,多靠兄弟参赞,自分封之时,朕就思任二弟为相,留镐京共同治理天下。此事,朕自当禀明太后,来日告于太庙,颁行天下。"姬旦、姬爽二人应诺。
    自此,姬旦称谓周公,号太宰,总理天下。姬爽谓之召公或称召康,二人共同辅助武王。那周公自辅助武王以来,尽心竭力,典制封建,武王驾崩,摄政成王,平三监,灭武庚,功勋卓著,   功成归政,成就一代名相。有诗单道周公旦日:天潢分派足承祧,继述訏谟更自饶。岂独簪缨资启沃,还从剑履秩宗朝。和邦协佐能戡乱,典礼成称善补貂。总为周家多福荫,治国平乱始同调。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山东省城市服务技师学院 www.zgprxf.com  宣传处  供稿